萬千少

微博@萬千少 脑子有洞的中二病青年 话唠 很好相处 只要不催更我们还是好朋友

【脑子有洞】半吊子木遁与斑的弟弟【原创人物/草图】

摸鱼使我快乐.......虽然泉奈很适合自由发挥,但是果然还是喜欢开原创人物的脑洞_(:з」∠)_【←滚去填坑!】

双男主,主角无cp,跟泉奈凑也行,跟香燐凑也行。总之就是关于“千手家族在建村后怎么人越来越少是不是大都阵亡在了一战”脑补延伸的脑洞,也很想知道泉奈复活被剧透到四战之后会怎么做。顺便想凑齐一个“建村御三家”(千手宇智波漩涡)的三人小队。

没写过第一人称叙述,一直很想试试啊。而且木遁真的很帅啊。

【文案】

宇智波泉奈,二十四,死于战场,千手与宇智波结盟前夕,木叶建村前三年。

千手阳仁,二十四,死于任务,千手一族覆灭前夕,木叶建村二十一年。

前者不过三言两语就被后人概述平生,后者亦只是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的无名人士。

本应该如此,但是,在我从泥土与藤蔓之中醒来的那一刻起,命运大约就已经被改变了。

究竟是我穿越成了阳仁,还是作为阳仁的我接受了穿越的记忆?我该怎么做?很迷茫,我,没有目标。

直到我唤醒了泉奈。

啊,就这样吧,反正我没有目标,就看看你,在知道“未来”的情况下,能走到哪一步吧。

【剧情】

穿越到濒死的青年身上,想要活下去的信念支持着他,在树木与潮湿的泥土包围之下,意外悟出了木遁与阳之力。

醒过来也不知是穿越者接受了原身的记忆还是本人接受了穿越者的记忆。迷茫中找不到人生目标。

原本是在木叶二十一年,结果因为蕴养身体,意识完全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木叶四十一年。(木叶八年终结之谷,木叶二十年二代目战死。木叶四十六年神无毗桥之战。木叶四十八年九尾袭击村鸣人诞生。木叶六十年鸣人12毕业。木叶六十四疾风传开始。)

在力量不足的情况下,阳仁无法阻止神无毗,也不敢贸然对上斑。只能努力修行,琢磨记忆中的那些秘术。(二代目千手扉间生前的秘术卷轴被他看过,然而并不能理解,只是记下了几个术。)在草之国定居下来,不敢太大动作发展势力,只是暗中调查着。

木叶四十五年,在宇智波族地旧址中找到了残破的墓碑,挖出了宇智波泉奈。用秽土转生唤醒了宇智波泉奈,将不可思议的经历全盘托出。“我没有人生目标,但是,感觉你是个不错的家伙,那我就跟着你混吧。”带人回到草之国,任由泉奈布局,自己继续修炼和研究复活术。

木叶五十二年,结合草之国龙氏家族的秘术,研究出了以自己生命力和时间痕迹为代价的复活术。几经完善,于木叶五十三年复活了泉奈。弊端是两人生命联系在了一起,而且两人外表退化到了六七岁。(木叶五十三年,在草之国捡到了被人当做工具使用的香燐。被五岁的香燐喊作帕帕,然而,十天不到,因为禁术退化成小孩变成了哥哥。)

泉奈利用各种任务,造就阵亡错觉,陆续绑走了十来个本身对木叶不满的宇智波青少年。无意中让宇智波觉得是木叶已经开始动手。

木叶五十五年,宇智波灭族之夜。宇智波遗族们遥远仿佛听到了血亲们的哀嚎,将深刻的仇恨牢记在心里,化名为太鼓家族,在草之国蛰伏下来。

木叶五十八年,与宇智波佐助接头,并将灭族真相告之。泉奈以族长身份要求佐助作为卧底潜伏木叶。

木叶六十年,中忍考试中,以草之国忍者名义参加。化名太鼓泉奈,浪华薰子,森野小乌。在大蛇丸布下封印前闯入,原本想趁机从秽土转生上取得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的细胞,失败。

木叶六十二年,以阳仁的血液养护这么多年下,泉奈依旧没能获得万花筒,然而却能以三勾玉开启须佐。与其他宇智波写轮眼的左巴不同,泉奈的眼睛是右巴,猜测可能是跟复活有关。无法再次获得万花筒可能跟他生前献眼有关。打开写轮眼变得越来越自然,然而关上却变得难了,为了不暴露,泉奈选择日常闭上眼睛。被阳仁称为“永恒的三勾玉”和“永恒的右巴”。

(TBC)

【人物】

千手阳仁:Haruto。佛系男主。是千手桃华小了三十岁的小堂弟,虽然辈分一样,但是在族长(千手柱间)眼里就是儿孙辈(比纲手大十岁)。生于木叶前三年,“死”于木叶二十一年。埋在土里二十年,懵懵懂懂突破了身体极限悟出了阳之力觉醒了木遁,然而自己都搞不清自己是不是穿越者。水遁、土遁,觉醒木遁,后习得不完全仙人体。“生前”经历了亲人战死、目睹了两任火影的死亡,研究过秽土转生。“复活”后对改变《火影》剧情毫无自信,没有人生目标。秽土转生了宇智波斑的弟弟宇智波泉奈,感觉对方是个目标明确的家伙,干脆跟着混。是个会打着哈欠说出——“你随意,我听你的。阻止你哥也好,追随你哥也好,如果选了月之眼记得发动前一刀捅死我。”——这样毫无干劲的家伙。体术废刀术废,喜欢研究忍术,对时间空间类忍术有所领悟。借鉴了“龙生转生”、“己生转生”,研究出了在秽土转生基础上用生命力和时间痕迹为代价的复活术。对木遁的生命力有别样的见解,对自己的定位是小队辅助,被主力输出队友(泉奈)嫌弃了很久。不带忍具包、不带药包,带两个卷轴都算给队友面子,一身打扮走出去根本不像个忍者。在队友硬性要求下腰后别了把胁差,然而几乎不用刀。在不能暴露木遁的情况下虽然也很擅长水遁和土遁,但整个人会如同咸鱼一样毫无干劲。最喜欢躺在森林里睡觉,一睡很多天,任由自己陷在泥土里身上长满蔓藤和草。期间会将意识分散到森林的植物之中,被队友担心这样做很危险,怕他放飞过头把自己的意识跑丢了。禁术代价逆生长后化名为森野小乌(Morino Kokarasu)。森野家纹是连根的树,其实就是千手家纹竖起来之后的变体。

宇智波泉奈:宇智波斑的弟弟,死于木叶建村前三年。目标非常明确的家伙,有野心也有耐心,擅长布局。从阳仁口中得知了“未来”,思索后决定先挽救一下家族血脉,对斑的计划采取放任态度,提出“等哥哥按照他的计划复活之后我会找他谈谈”,拒绝了由阳仁复活斑。憎恨千手和木叶,但对于千手家的凋零和漩涡的灭族还是很唏嘘。按理来说是被控制一方,但由于阳仁自身毫无目标,一直以来都是泉奈作主导。即使秽土转生时期没有视力,实力被很大限制,但暗中却在草之国发展了很大的势力。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在宇智波灭族前救出了不少很不错的苗子,化名“太鼓(Taiko)”家族在草之国蛰伏下来,家纹是绘着三巴纹的太鼓鼓面,对应写轮眼。成立了组织“血月”(宇智波家徽上半部分倒过来),招揽了很多亡国忍者、浪忍,收养了不少有特殊血迹的小孩。嘴上非常嫌弃千手阳仁,实际上在阳仁“补眠也是一种修行”的时候,即使本人抽不开空也会留分身在森林里陪着,在阳仁意识消散过头的时候会尽责叫醒。各种敦促阳仁学习和修行,认为他是在浪费天赋,每次都会用千手柱间举例子反驳阳仁对自己是团队辅助的定位。就年龄上谁大经常吵嘴,理论上他比阳仁早生二十四年,然而按照“醒着”的时间来算,阳仁多活了四年。都把香燐当成小孩子而不是队友。

漩涡香磷:漩涡遗孤。在母亲去世后,草之国的忍者将她视作工具。被阳仁救下后,一直被当做治疗工具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被别人治疗的感觉。起初称呼阳仁帕帕,结果没多久他因为禁术代价变小了,不顾反对,改口叫了哥哥。中忍考试期间化名,浪华薰子(Naniwa Kaori)。在跟两位“长辈”组队过程中一度自卑且迷茫,因为作为木遁能力者的阳仁比她更擅长治疗和感知。泉奈利用了她这点心理,成功把她安利成了“木遁天赋不用来攻击实在是可耻的浪费”一员,一起敦促阳仁。随着年龄渐长,反而不再介意阳仁时不时喊她“女儿”,会用“老爸、帕帕”作为回应。

【小剧场们】

+捡到香燐第三天+

香燐抱着枕头来找帕帕一起睡,然后被泉奈揪着后领扔出去。

香燐:“你一个死人为什么要跟我抢帕帕!”

泉奈:呵呵。

+捡到香燐第十天、复活术施展后+

香燐非常焦急地在门外等了三天,阳仁终于拉开了门。

阳仁:“我们回来啦!”(小孩模样。)

香燐:“欢迎回来!帕......哥哥。”

阳仁:QAQ捧着破碎的心。 

+三人小队、给泉奈打气+

阳仁:“加油啊!泉奈!用力打!我们这里两个治疗支援你!”

泉奈:“两个......治疗?”

阳仁香燐点头。

泉奈揪住阳仁领子:“要是没有我哥,千手柱间一个人能打一百个宇智波。你一个木遁觉醒者,你跟我说你只当个治疗?出息呢!”

阳仁:QAQ本来给自己定位就是个辅助啊...... 

+关于钵卷(头巾)和兜裆布+

泉奈:“真的很难看啊,千手家的品味。”

阳仁:“钵卷(头巾)和兜裆布是男子汉志气的象征!”

泉奈:“兜裆布我承认,但是你头上那个毛巾真的很难看啊。”

香燐:“安静吃饭啦!老头子们!”

【一个零散的片段】

(阳仁、香燐联手在黑绝控制带土的一瞬间将其封印。泉奈拦住了盛怒的斑,让宇智波遗族们向斑行拜见族长的礼,并用秘术跟哥哥解释。背后绣着千手家徽的阳仁无视了对峙的立场,带着部下们自然地站到了泉奈的一方。)

“你为什么会跟他们站在一起!”突然就这样被板着脸的扉间大人质问了,“千手阳仁,回答我!”当着联军这么多人,我真是一瞬间感觉到各种目光都聚焦在我身上了。

二代目大人,咱私下跟您解释行不行?

柱间大人的表情也是难得的严肃,我觉得再不解释一下接下来怕是要被大义灭亲了。木遁vs木遁,没有斑大人的实力,我一点也不想试一下啊。可是我现在真的不能站过去啊,不说本身我就是“血月”的领导者之一,泉奈事后也会砍死我的。

冷静、冷静。赶紧说点什么。

总之现在就说我预知过未来什么的是不可能的,而且为什么跟宇智波们混在一起这点解释起来也很麻烦啊。虽然泉奈现在在跟斑大人私聊,但是万一他等会儿真的决定投敌了怎么办啊。怎么解释我无条件支持他啊?总不能说我懒啊。

哎、有了。

“打赌,输给宇智波泉奈了。”嗯,这个理由,无敌!

带着心虚的表情,后退、后退、再后退......我微微往香燐背后躲了一点。

“噗哈哈哈哈哈哈......”柱间大人笑得一如既往的豪爽,“很有我的风范嘛,阳仁小子!”然后他被扉间大人瞪了,他们就吵起来了。

对不起咯,给千手丢脸了。“打赌把自己输给老对手”什么的,虽然是很烂的理由,但是大家居然都信了诶。咱们家的赌运果真已经烂到五国皆知了吗......

扉间大人您要是生气等会儿您亲自飞雷神斩泉奈去吧,你们我都惹不起、惹不起。

【碎碎念】

从来没写过第一人称叙述,手感怪怪的,但还是想试试。《影刀》写完了我再考虑在多多良和阳仁之间选一个练笔吧。

_(Xз」∠)_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