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千少

微博@萬千少 脑子有洞的中二病青年 话唠 很好相处 只要不催更我们还是好朋友

【火影】老祖宗战场投敌怎么办!捉急!在线等!【四战搞笑向】

【火影】老祖宗战场投敌怎么办!捉急!在线等!【四战搞笑向】

登场人物:宇智波泉奈(幼龄化),宇智波佐助,大蛇丸,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千手扉间,波风水门,猿飞日斩。

时间定位:四战大蛇丸复活历代火影。

注意:世界分支空间交叉。搞笑向,开放式结局。无cp,随意脑补。

++++++++++++++++++

“我,想要上战场。我绝不会让这个村子,让鼬的努力化为乌有!”

话音刚落——

“果!然!”一声巨响,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落进了密室,完全忽视掉其他人,直直冲着大蛇丸怒吼,“大!蛇!丸!”

“一、二、三、四......”那个像极了宇智波佐助的男孩扫了一圈站着的诸位火影,鲜红的三勾玉写轮眼里藏不住的怒气,“秽土转生!果然是你啊!我感受到哥哥的查克拉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泉奈!你还活着!”佐助的声音里带着惊喜,他认识这个男孩,据说是大蛇丸用他的细胞克隆出来的。他曾经有段时间也把男孩视作是弟弟,但最后听说是在实验中夭折了,就再也没见过了。

千手扉间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收缩,千手柱间也是微微一愣,看向了弟弟。像,太像了,但转眼又看到宇智波佐助相似的脸,问询的话语被暂时咽了回去。刚才柱间讲到扉间在战场上斩杀了斑的弟弟泉奈的时候,佐助提到了,他也有个弟弟叫泉奈。

比起佐助的惊喜,和其他人的茫然,大蛇丸剩下的就只有头疼了:“您不是去沉睡了吗?”麻烦死了,这可是个真祖宗啊!当初哪里都找不到还以为早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啊!

“是、啊!”咬牙切齿地,男孩迈着威势的步伐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走过来,“醒过来看见你还没死,看起来我并没有睡得太久。那么,就、请、拜、托、解、释、一、下!”注意到了佐助,男孩转动的写轮眼里的怒气稍稍退去,当着众人的面,伸手做出了一个“抱抱”的动作:“好久不见,佐助。”

佐助略微有些僵硬地弯腰抱住了男孩,随即也柔软了下来——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维持着最初的模样。但庆幸的是,他是温暖的,活着的,真好。

然而叫做泉奈的男孩只是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将佐助的脑袋压在自己不算宽广的肩膀上,用手摸了摸那和自己相似的翘翘的头发:“抱歉啊,佐助。瞒了你这么久,也是时候告诉你了,我其实不是你的克隆体。”安抚地拍了拍佐助的背,扳着他的肩膀让他抬起头。男孩像个长辈似的,用不符合他的样貌的慈爱的眼神看着佐助,拍了拍他的脸颊:“不过没关系,我暂时不会丢下你的。”然后随手指了一下被秽土转生的千手兄弟,“你去问那俩家伙他们认识的那个宇智波泉奈是什么人,我有事找大蛇丸谈谈,一会儿跟你解释。听话哟。”他不知道他闯进来之前柱间已经把跟斑之间的破烂事都抖了个干净。

佐助:?!?!?!?!

不不不、他刚才听说了、一代火影口中的泉奈不是那个宇智波斑已经死掉的弟弟吗!?

我弟弟什么时候变成我祖宗了?!?!

“宇智波泉奈?!”

“宇智波斑的弟弟?”

“你还没死?”

“怎么可能活着?!”

本来早在战国时期就应该已经死在飞雷神斩之下的家伙,活生生地,变成了一个男孩?!复活?转生?

然而这个自称是斑的弟弟的宇智波泉奈全然不理会别人的反应,收起了对佐助露出的柔和的表情,他赤色的眼瞳一瞬间变化了花纹,闪身到了大蛇丸面前,瞬间把对方按倒在地,掐着他的脖子怒瞪着:“要么完全复活,要么就什么也不做。这是你答应我的!为什么我哥哥被秽土转生了!说!”

不会错了,那双眼睛,是宇智波泉奈应该早就献给了宇智波斑的万花筒写轮眼。

这个男孩是那个传说被宇智波斑深爱的弟弟——宇智波泉奈。

四分二十七秒。

大蛇丸真不愧是大蛇丸。——这是众人的心思。

简直是教科书式的《如何安抚叛逆期的宇智波熊孩子》。大蛇丸心里苦,这个祖宗变小了连心都跟着熊了。好说歹说发誓不是他复活的宇智波斑,也答应一会儿让大家跟他一起去找哥哥,顺便揍趴给他哥哥施术的家伙。期间千手扉间被千手柱间堵了无数次嘴才好歹没把局势变得更乱。

“从哪里开始说呢......”宇智波泉奈吸了吸鼻子,还一副委屈巴巴的小孩模样,面对着众人和众“人”,好歹是把写轮眼收起来了。他被大蛇丸从身后环着安抚着,倒也不反抗,似乎还挺喜欢被人抱着。

真是个孩子啊,这位。——没人把心声说出来。

这个泉奈,并不是“真正”的泉奈。

“我醒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这幅模样。哥哥也好,你们也好,都不在了。”他看了一眼千手兄弟,表情没有太大波动,“家族灭亡了,仅剩的村子也面目全非......不、准确来说,是我认识的那个历史面目全非了。”

宇智波泉奈,没有死在千手与宇智波和解的黎明前夕,他是木叶建村时期最出色的的忍者之一。

他所说的那个木叶村,千手柱间还是火影,而斑还是宇智波族长却不是后来的叛忍——因为他是唯一的长老顾问,和柱间是村里唯二的影级忍者。

而宇智波泉奈——

“我是特别上忍,唯二的火影顾问之一。跟你同级,千手扉间,我是你的搭档。”男孩乌黑的眼睛转向了千手扉间,眼里没有丝毫对“杀死自己的人”的仇恨,“我唯一被你重伤的那次,应该说是两败俱伤。正是从那时起,哥哥才真正决心跟千手达成和解。”

“你最后有没有成为二代目火影,我不知道。我这个样子‘醒过来’之前,我们刚把云隐村捶爆了,火之国正在吞并雷之国。”泉奈说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小小的手掌,噘着嘴,像是有些不甘心。

不、请不要用这种没玩够的表情说着什么了不得的话!——这是众人内心的呐喊。

“嘛,如果哥哥没跟柱间大哥两败俱伤的话,我想二代目应该还不会轮到你?”小泉奈歪了歪头,看着扉间,语气相当熟稔,“直接交给下一代的话......我们的学生里,小镜我们都很喜欢,但要论起来,大概是团藏和日斩最可能当接班人。”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目瞪口呆,四代目也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了他的师祖一眼。

千手扉间没有什么表情,但千手柱间却相当兴奋:“听见了吗,扉间!斑的弟弟叫我大哥了!”开心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开出花来。——冷静一点啊,忍界之神。

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叫了千手柱间什么的泉奈,从大蛇丸的怀里挣扎着想要出来,指着他怒道:“叫的才不是你!你这个捅了哥哥一刀的大混蛋!终结之谷什么的我都知道了!等一下找哥哥绝对不带你!绝对不行!”

好说歹说又是一通哄,大蛇丸好歹用“让你哥哥出出气”哄住了小祖宗。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了......你说的那个木叶和木叶......”终究还是有人理智在线的,四代火影波风水门这样问道,宇智波佐助赞同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并不太清楚。一开始,我觉得这就像是同枝上分叉的两个世界一样,在命运的轨迹上前进着。那里的我没死,而这里的我死了。”泉奈乌黑的眼睛里没有感情波动,“但是,这也不对。这无法解释我为何是这种形态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我无法回去。”

“所以,一直、一直地验证下去,最后的我啊,得出一个结论。”男孩叹了一口气,这个表情并不符合他的样貌年龄,眼神变得坚定,“本来应当存在的我,被抹杀了。然而,后续的变动导致这个世界马上就要消亡了。所以,有一种无形的法则想要修复这个不应当存在的‘死亡’,于是我又被迫以这种奇怪的形态降临在了这里。”

“有什么人,或者什么意识,认为我可以阻止这个错误。”这个结论让除了大蛇丸以外的人心中惊异。

“如果我死亡了,会带来什么变动?会毁灭什么?”他有些孩子气地歪了歪脑袋,像是思索一下后,继续道,“果然啊,是我的哥哥斑吧。哥哥果然是最强的!”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看向佐助,“宇智波一族的心,都很小,恰恰只能装进去最重要的东西。然而一旦失去了这些,那大概就是毁灭了。”

“哥哥除了我,最重要的应该是柱间大哥吧。但是,柱间大哥,是你杀死了我的哥哥,不是吗?”那就意味着,在斑的心里,并肩而战的那个千手柱间也消失了。“我一直在想,我要是突然失去了哥哥,大概也会疯掉吧,那这个没有哥哥世界对于我而言也是可有可无了。所以反过来,哥哥也会这样想吧。不同是,我大概没有毁灭世界的能力。”

——可是宇智波斑有!

“但是,哥哥已经死了,我能改变什么呢?”他把大蛇丸的手臂拉开,这一次,大蛇丸没有继续阻止他,“所以我去睡了,我果然猜的不错,有人会复活他,让他毁灭世界。”

男孩站出来,对着历代火影道:“我想要阻止他,阻止我的哥哥,宇智波斑。”眼神坚定,就跟先前提出要上战场的佐助,如出一辙。

走出了南贺神社地下。

千手扉间对兄长千手柱间道:“我不相信他。”瞥了一眼被大蛇丸揽住像个真正小孩模样被哄着的泉奈,这个年纪在战国时期早就不算是孩子了,“我认识的那个宇智波泉奈,不可能违抗宇智波斑。”

想要阻止世界被毁灭?或许只是想要阻止斑的疯狂罢了,但是,这家伙真的会去阻止吗?

在鬼灯水月逃跑跟漩涡香磷出现的小闹剧吸引住了大部分目光时,大蛇丸悄悄朝佐助的手心里塞了什么。

接着,大蛇丸故意把泉奈揽到一边,气氛美好得宛如第一天执行任务的小忍者出门前和母亲的亲子对话。

所有人趁机瞥向了佐助手里展开的纸条——

上面解释了大蛇丸认为小孩子身材对泉奈心理年龄会很大有影响的猜测,以及,万一泉奈真的迅速跟敌对的宇智波斑达成共识的时候该怎么补救的......不确定方法。

初代火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似乎在赞同;二代火影仿佛被噎了一口;三代拍了拍佐助小子的肩,木叶的未来就肩负在这儿了;四代朝这个跟他儿子同龄的少年竖起了拇指,但表情看上去仿佛佐助就要牺牲了一样。

宇智波佐助,立志要拯救木叶的男人,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

遵照了大蛇丸的建议——无论如何不要分散,波风水门压下了去寻找儿子鸣人的心。千手扉间不认为应该直接去找宇智波斑,他的建议是先去解决十尾,斑自然就会现身。于是,所有人在初代火影千手柱间的带领下,向着十尾的方向而去。

然而,就在这时——

“让我好等啊!哈希拉马!”

身着红色战甲的身影从天而降,从石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果然一如所料的,宇智波斑先找过来了。

四代目波风水门死死搂住浑身一震就想拐弯往那边跑的宇智波泉奈,儿子还没抱过的他就先抱了敌方大将的弟弟,想想也是心酸。

而更神经大条的千手柱间竟然下意识地朝宇智波斑喊:“你先等着!首先要解决十尾!”

要、要完......靠谱一点啊!忍界之神!本末倒置了啊!

对面的宇智波斑很明显也没料到老对手的这个反应,表情一瞬间僵住了,看上去竟然有些......委屈???

完蛋了......波风水门感觉怀里一空。

几乎就是斑露出那个表情的一瞬间,仿佛在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天平上落了一只超重砝码,直接砸碎了托盘——宇智波泉奈的理智崩线了。

“大混蛋你怎么敢这么对我哥哥!”距离太近,擅长飞雷神的千手扉间和波风水门都没法阻止,小小只明明看上去超级乖巧的泉奈抬脚对着千手柱间没有护甲的屁股就是一脚。忍界之神差点没当场表演一个狗趴。

千手扉间一瞬间回忆起了当年南贺川上反手拿刀就能架住他双手全力一击的怪力小孩,以及后来被这个暴力宇智波追着打不得不开发出了飞雷神的惨痛经历。还好死掉了好吗!怎么可能忍得了跟这种家伙做搭档!

最可恶,踹完人的罪魁祸首自己却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说好的木叶特别上忍呢?木叶脸都没了!

比起下面的想要拯救木叶的活人和死人们崩溃的内心,高高站在石台上的宇智波斑此刻的内心却是平静的......不、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看得清楚,那个高个的男孩是个宇智波,虽然像极了他死去的弟弟,但是不是。可那个小孩子......

那是什么感觉......这种查克拉......柱间身边的是......泉奈?

不,怎么可能。他的泉奈早就死掉了,死在了和平的破晓之前。他用泉奈给他的眼睛见证了木叶的建立,也找到了找到了真正通向幸福的路......

“哥哥——”

男孩的声音打断了宇智波斑的思绪,也打破了他内心的平静。那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尘封许久的记忆一瞬间涌入脑海。这不是旧式的宇智波族服,但佩刀的方式确实是战国时代的绑法。

看着男孩干净利落地躲过了捉他的手,挥刀逼退了靠近的那个少年,这个熟悉的持刀姿势。而且这流动的查克拉,这带着生命的脉动。

宇智波斑感应着,目光紧紧地跟随着那个朝这边而来的男孩,那张脸,那种委屈的表情......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在这具秽土转生的身体里。明明知道心跳在这具身体里不存在,但他却看见眼前那个如同归燕般向他跑来的小小身影,胸口这种令人怀念的,又熟悉的,刺痛感。

——活着的!完好的!健康的!他的......

“曾爷爷!”

石破天惊一声吼,镇住了全场所有人。

佐助跪在地上,紧咬着下唇,苍白的脸上逐渐泛红,表情混合着隐忍、悲痛、不舍、委屈、还有责备,直直地盯着前面比他还小的男孩,眼角仿佛要泛起泪水。

三代目和四代目默默收回踹佐助膝盖窝的脚,深藏功与名。

宇智波泉奈停住了,缓缓地转过头来,一脸呆滞,随即他反应过来了:“胡说八道!大蛇丸混蛋!”哇的一声,这下不是刚才的故作委屈,这是真的哭出来了,“我哥哥都没结婚我哪里有小孩!我看过鼬的样子那分明是火核家的崽儿!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和我长得这么像!”呜啊啊啊啊啊啊啊......超委屈!

拾起了破碎的思绪,斑决定不去管这究竟是什么忍术造成的,不是秽土转生的,变小了的、活生生的、完好无损的泉奈。那可是他的弟弟,无论如何都要到他身边来。

然而就在斑跳下高台的瞬间,千手扉间发动飞雷神,把内心被击垮暂时没有逃脱能力的小屁孩泉奈掳了回来,迅速扔到了千手柱间的怀里。

不愧是常人常人无法理解思维的忍界之神,他想也没想把小泉奈往肩膀上一扛,就朝着来的方向跑。

跑......跑????

慢半拍的众人赶紧追上。

落地的宇智波斑抬起头,轮回眼几乎都要瞪出眼眶。自从秽土转生复活之后,他已经数不清多少次呼喊千手柱间的名字,赞美的、热烈的、渴望的、兴奋的......

然而这一次——

“哈——希——拉——马——!!!!!!”

——愤怒的大吼响彻云霄。夺弟之仇岂可饶!

“向来都是我追斑,第一次被斑追的感觉真美妙!”

“大哥闭嘴,快跑!”

现在真的不是感慨这个的时候啊,忍界之神能不能好了!

十万个庆幸的是,正如同大蛇丸预料的那样,碰上突发状况,自称是木叶排名前四的特别上忍宇智波泉奈真的会被身体影响心智。忍术也好幻术也好就不说了,刀明明还攒在手里,现在却连写轮眼都忘了开,趴在柱间肩膀上一边捶一边哇哇大哭。

这特么到底算是敌军还是友军???

大概是投敌的友军变俘虏......

紧追在大哥身后紧盯着宇智波泉奈却被抱怨——“呜啊啊啊啊啊混蛋扉间挡住我哥哥了”——的千手扉间此时也是一肚子火:“这要跑到什么时候?”宇智波斑追得实在是太紧了,唯一庆幸的是,似乎在忧虑伤到弟弟泉奈,他到目前为止还没用过任何忍术。

“得想办法让延缓他的行动!”一个接一个往后扔忍术的猿飞日斩感觉自己真是老当益壮,但这真的不是个办法,普通的宇智波斑根本挡不住,更不要说疯起来的。

一边施展大型忍术,再一边用飞雷神追回上来的四代目也是心力憔悴,犹犹豫豫地望向宇智波佐助:“那个,佐助啊......不如试试,也喊一下后面那个一声‘曾爷爷’?”

请容我拒绝!!

立志要拯救木叶的宇智波佐助,此刻的内心依旧是崩溃的。

——这特么不是我想要的拯救方法啊!

++++++++++++++++++END

+

+

+

开放式,请随意脑补追上or没追上的各种结局。

这里提供一种结局,标题《老祖宗战场投敌怎么办》其实有可能是带土发的求助帖哈哈哈哈哈哈......

周末JJ老地方开火影坑《影刀泉奈》,讲一个不一样的建村历史,请随意催更,(小声)更了算我输。

评论(12)

热度(126)